当前位置:首页 > 政务公开 > 政府文件 > 政策解读

消费是保持经济平稳运行的“压舱石”和“稳定器”

点击查看文件: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印发完善促进消费体制机制实施方案(2018—2020年)的通知

  消费是最终需求,既是生产的最终目的和动力,也是人民对美好生活需要的直接体现。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完善促进消费的体制机制,增强消费对经济发展的基础性作用。近年来,我国最终消费对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明显增强,消费日益成为推动经济增长的稳定器。但是,制约消费扩大和升级的体制机制障碍仍然突出。重点领域消费市场还不能有效满足城乡居民多层次多样化消费需求,监管体制尚不适应消费新业态新模式的迅速发展,质量和标准体系仍滞后于消费提质扩容需要,信用体系和消费者权益保护机制还未能有效发挥作用,消费政策体系尚难以有效支撑居民消费能力提升和预期改善。因此,《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完善促进消费体制机制进一步激发居民消费潜力的意见》和《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印发完善促进消费体制机制实施方案(2018-2020年)的通知》的正式发布,具有重大的理论意义和现实意义。当前,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完善促进消费的体制机制,进一步增强消费对经济发展的基础性作用,有利于促进我国经济平稳健康发展,有利于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有利于更好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

  一、消费是生产的最终目的和动力 

  加快完善促进消费的体制机制,增强消费对经济发展的基础性作用,有利于优化生产和消费等国民经济重大比例关系,构建符合我国长远战略利益的经济发展方式,促进经济平稳健康发展。马克思指出,人类一天也不能停止生产,一天也不能停止消费。"没有需要,就没有生产。而消费则把需要再生产出来。"消费本身就是社会大生产的终点和新起点,有消费才能刺激生产者进行生产活动,才能引导生产者扩大生产,才能不断推动生产者提高生产层次。消费集中体现了人类经济发展的最终目的,正是为了满足消费者不断提高的消费意愿,才产生了持续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的终极动力。在这个过程中,消费对经济增长产生了强大拉动力,推动了经济社会向前发展。

  从需求来看,消费是拉动经济增长的终端需求。投资和消费均是拉动经济增长的国内需求。不过,投资是中间需求,其主要作用在于形成未来生产能力,这种生产过程的实现有赖于消费的支持。因而消费作为终端需求从根本上支撑了经济循环的实现。特别是投资与消费、消费与储蓄、国内消费与国外消费等重大比例关系是否协调,都取决于最终消费能否实现。如果终端消费需求不旺盛、总需求相对疲弱,那么总供求不平衡将导致各产业链企业经营困难,生产循环就很难顺利实现,由此导致企业利润下滑、产能过剩、失业增多等一系列问题。因此,消费需求的顺利实现对经济持续健康发展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从生产来看,市场需求引导带动生产持续扩大。在工业化的前期和中期,由于第二产业比第一产业和第三产业需要更多的中间投入,因而投资对经济增长的推动作用更大。随着我国进入工业化后期并逐步迈向后工业化发展阶段,制造业供给能力达到较高水平,经济增长主要受市场容量的限制。因此,完善促进消费的体制机制,扩大居民消费成为宏观经济平稳运行的关键所在。

  从供需关系看,消费决定着生产循环是否顺畅。近年来我国大力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三去一降一补"取得实质性成效,落后过剩产能有序化解,产业转型升级加快推进,新动能不断发展壮大,有效供给显著增强。同时,居民个性化、多元化的有效需求逐步得到满足,我国社会总供求矛盾出现一定缓解。供需关系的改善使得消费生产循环较为顺畅,最终消费对我国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逐步增强。近年来,我国最终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由"十一五"时期的46.5%上升至"十二五"时期的54.5%,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以来进一步上升至60%左右。

  二、消费是助推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重要抓手 

  加快完善促进消费体制机制,增强消费对经济发展的基础性作用,有利于实现需求引领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相互促进,带动经济转型升级,推动高质量发展,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

  生产与消费存在辩证关系。一方面,生产决定着消费质量和水平,生产的品种越丰富、产品质量越好,人们的消费质量和水平就越高,并且根据萨伊定律供给还会创造出新需求。另一方面,消费对生产具有强大的反馈和导向作用。无论是消费行为、消费文化,还是消费结构、消费模式等都会对生产产生重要影响。在市场经济中,消费需求犹如信号灯一样影响乃至引导着产品质量和数量变化、产品结构调整、产业结构调整乃至社会供给的发展方向。

  消费需求决定产业结构调整方向,消费升级引领供给变革。一方面,消费需求的变动将促使企业调整生产策略、创新生产技术,通过许多企业的共同行动改变行业市场结构变化。通过企业自发行为的综合效应,引导资源、资金、技术、人才等生产要素在产业之间重新配置,进而通过产业关联效应和价格引导效应吸引投资进入对应的生产领域,推动实现产业组织结构的调整,最终导致产业结构的深度调整。另一方面,消费需求的多样化和消费结构升级将推动生产向纵深发展,从而大大改变产业结构的组成、匹配关系与运行方式,继而对产业结构调整和经济增长产生持久的推动势能。特别是新一代信息技术革命促进消费、生产和流通的深度融合,推动消费的智能化、个性化,形成消费驱动新产品、新服务、新技术、新业态、新模式发展,推动供给端变革和产业结构优化升级。

  消费需求是优化生产、引导投资、推动创新、促进经济转型的重要先导。随着居民收入稳步提高以及消费文化悄然改变,国内消费逐步迈向富裕型、享受型消费,更加追求个性化、多元化和高端化的产品和服务,如何满足这些消费需求就成为需求推动供给改革、提升经济发展质量的重要抓手。特别是新消费的发展,尤其要求增强高水平、个性化产品或服务的供给能力,这对带动供给体系优化升级,带动中高端产业快速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消费升级引领供给创新,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适合经济社会发展阶段并且积极健康合理的消费,不仅将有利于实现生产要素的优化组合,而且能够引导社会资源合理配置,达到供需平衡的结果;不仅能引导产品和服务结构优化调整,而且能从宏观上推动产业结构的优化升级,达到提升经济发展质量的目的。同时,充分发挥消费的引领作用,推动产业结构转型,构建实体经济、科技创新、现代金融、人力资源协同发展的产业体系,将有效推动我国经济高质量发展,加快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近年来,随着改革开放的全面深化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持续推进,新业态继续快速增长,新商业模式不断涌现,国内市场发展的活力和后劲持续释放,消费将成为我国经济迈向高质量发展的重要支撑。

  三、消费是更好满足人民美好生活需要的直接体现 

  加快完善促进消费体制机制,增强消费对经济发展的基础性作用,有利于保障和改善民生,实现经济社会发展互促共进,更好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

  发展经济、推动社会进步、创造财富的目的就是让人们获得更多的福祉。福祉就是人们能够享受的经济社会发展的最终成果,是人们对于发展成果的客观享受和主观体验。改革开放40年来,我国消费领域发生巨大变化,消费品市场规模持续扩大,消费热点由满足人民群众物质生活需求的实物消费向体现人民美好生活需要的服务消费转变,消费结构优化调整,新兴业态不断涌现,供给市场逐步完善,消费成为经济增长的核心驱动力。因此,建设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现代化国家,最根本的目的就是不断提高人民生活水平,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

  不断释放消费潜力有利于促进社会和谐。随着消费需求规模的扩大和结构升级,居民消费以生存型消费为主逐步转向以享受型消费为主,这从客观上要求加快服务业的发展,特别是加快推动养老、养生、医疗、文化、体育、旅游等康养产业发展,大力推动信息传输、信息技术、信息内容等信息服务业发展,培育新产品、新服务以及新模式等消费增长点。与制造业相比,服务业能够吸纳更多劳动力,能够减轻经济增速由高速转向中高速过程中的就业压力。就业有保障,则收入有保障,从而人们生活更安定,社会矛盾趋缓。在经济转型升级的过程中,社会稳定对经济增长具有重要意义。

  完善促进消费体制机制有助于进一步激发居民消费潜力。通过构建更加成熟的消费细分市场,壮大消费新增长点;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保持居民收入稳定增长,让居民"有钱消费";加快推进社会保障体制改革,逐步减轻居民后顾之忧,让居民"敢于消费";加强市场监管,健全质量标准和信用体系,健全消费者维权机制,营造安全放心消费环境,使得居民"放心消费";改善消费领域基础设施,构建公平开放的市场环境,让居民"便于消费",不断提升消费产品和服务质量,更好地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执笔: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 牛犁、邹蕴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