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出单一产业思维,从城乡全方位发展的高度抓旅游

发表单位:佛山日报发表时间:2016-10-25 10:06:00

  高明全域旅游的新视界

  文/佛山日报记者何惠健、路帅

  航拍高明区云勇森林公园。/佛山日报记者周春摄

  高明皂幕山,晨曦微露,雾气缭绕,宛如仙境。杨和镇横坑村村长麦燕辉穿行在村中的清溪、古林,看着年轻人离乡留下的54间空房子,麦燕辉心生波澜:不久前,区文体旅游局到村中调研,传来区里要发展民宿的消息。如果能实现,将是这个山村百十年来难得的机遇。

  麦燕辉的期盼也是高明发展全域旅游的写照。上月底,高明区第十二次党代会报告明确:未来五年要建成广东省全域旅游示范区。全域旅游在报告中的经济、城乡建设、社会建设等主要章节都有重点提及。这一分量,前所未有。

  全域旅游,是一种新理念、新模式,已经超越单纯的旅游概念。高明以“旅游+产业”、“旅游+新型城镇化”等形成全域辐射带动力,被视为高明再出发的一次重大转型。作为推进新型城镇化、城乡一体化的突破口,高明打造全域旅游的信心从何而来,发力支点在哪里?

  一次回归原点的思考

  今年9月,高明区派出一支小分队,前往浙江省德清县考察学习。这个区位、地貌、人口与高明相近,经济总量只是高明六成的浙中小县,给考察组极大震动。

  十年间,德清在西部山区发展起“洋家乐”民宿经济,精品民宿一张床1500元/晚,还十分火爆。著名高端民宿“裸心谷”一张床就产生了10万元税收,并带动当地农民每年增收数万元。

  受民宿经济、县域大景区等的拉动,2015年,德清旅游接待游客1390万人次,实现旅游总收入133亿元,旅游业各项指标增幅20%以上; 而高明区的数字是481.1万人次,总收入20.68亿元,增幅约15%。

  德清全域旅游发展模式,让同样起步于农家乐的高明充满想象,也引发了一场对旅游发展回到原点的思考。

  在珠三角区域内,高明是发展生态度假、绿色休闲、自然旅游的难得净土与首选之地。2000年前后,高明农庄休闲游风生水起,慢慢累积一些景点资源。“十二五”期间,高明吹响旅游发展的“二次创业”号角,提出全面构建珠三角腹地“宜游、宜商、宜居”城市发展新格局。此时,高明提出大文化大旅游理念,承载着引领城市转型、环境升级、“绿色崛起”的重任。几年间,高明通过政策引导扶持,实现了“旅游创业”几大突破:皂幕山、盈香生态园跻身4A 景区,有了五星级酒店,引入投资百亿的美的?鹭湖项目,初步形成了“要明鹤兴”跨区域合作机制。

  然而,一枝独放不是春。多年来,高明旅游始终没有跳出产业这一“单行道”思维,没有突破传统的、围墙式的景点旅游模式,缺乏休闲旅游的整体配套和现代营销方式,未能形成对城市尤其是新型城镇化建设的带动效应。

  与高明几乎同步,距离1000多公里外的德清旅游业也萌芽于2000年。可与多年专注景区发展的高明不同,德清更为注重城乡互动。借助西部山区优质的生态资源,德清从“洋家乐”高端民宿起家,由民宿旅游产业延伸至文化创意产业、户外休闲产业等。全域旅游发展模式推倒了横亘城乡之间的“高墙”,村民腰包鼓了,日子过好了。今年9月,德清宣传片亮相纽约时报广场,吸引着外国游客和业界的目光。

  回到眼前,在珠三角城市群中拥有得天独厚生态资源的高明,多数山水仍处于“藏在深山无人识”的状态。云勇森林公园,占地30117亩,森林覆盖率达95.7%,是佛山最大、森林生态系统最完整的城市绿肺。两周前,成为广东唯一入选的全国首批“中国森林体验基地”时,很多佛山人还是第一次听说“云勇”,而这里至今没有成熟的徒步观赏路线。

  全民旅游时代迎面而来,面对1.5小时交通圈内的5000万人口释放的旺盛需求,高明以怎样姿态拥抱机遇?在这种热切与困惑下,被认为是行业转型必由之路的全域旅游进入高明的视野。

  “高明的短板不在于有否足够的资源,而是资源与市场进行有效对接。几年来,高明也做出很多的尝试,打造出了几个有看头的旅游点。现在高明要思考的是,如何提炼出核心竞争力来,从全域旅游大范围内进行合理配置与利用、开发。”参与了高明“十三五”旅游规划评审的广州智景旅游规划设计有限公司技术总监顾正敏说。

  “我们要把整个高明作为景区来打量、建设、打磨,让它像景区一样好看耐看。”高明区委书记徐东涛这样阐释对全域旅游的理解。党代会报告指出,高明发展全域旅游要培育发展民宿、健康养老服务业、工业游和农业生态旅游等新业态,“从单一注重景区、景点建设,转变为全方位的旅游环境配套建设,推动城区景区化、乡镇景点化、村居景观化、景区智慧化。”

  一盘走出特色之路的大棋

  在党代会报告关于“高明之路的基本路径”的阐述中,“充分发挥高明区位特点和自然禀赋”居首,“绿色发展”是主线,“岭南美丽田园新城”是城市两大目标之一。这些字眼,都与全域旅游密切相关。

  显然,高明寄望全域旅游的不仅仅是旅游产业兴旺,更是将之作为一条带动经济、城市发展和城乡现代化治理的主线。

  “全域旅游、特色小镇、美丽乡村,以及中心城区扩容提质,是一篇完整的文章,需要干部群众齐心协力,共同参与。”这句话被徐东涛在多个公开场合反复提及,全域旅游被推到了前所未有的统筹高度。

  据世界旅游组织测算,旅游收入每增加1元,可带动相关行业增收4.3元,每增加1个就业岗位,可间接带动7个人就业。“十三五”之初,国家已将旅游上升为战略型支柱性产业。毋庸置疑,在经济新常态下,通过第三产业拉动一、二产业会更加凸显旅游业的优势。

  高明党代会报告关于经济跨越的章节中指出,要强化先进制造业和休闲旅游业的核心带动作用,休闲旅游业首次比肩先进制造业。全域旅游要发展的三类新业态,就是带动力的具体表现。

  事实上,高明在工业游上已有探索。海天味业在“中国味文化展馆”基础上,建设一条长达3公里环绕的空中走廊,沿途设置了17个参观景点。至今已经接待超过10万游客。目前,为意大利贴牌生产的韩丽家居,同样计划建设工业游展厅。

  长期以来,人口偏少是高明发展面临的一个难题。43万本地常住人口的消费能量,显然难以支撑快速发展。通过旅游业带旺人气,尤其是带动城镇的环境硬件升级和乡镇、农村的消费,正是高明对旅游寄予厚望的原因。

  1991年,澳大利亚学者马斯林提出“旅游城镇化”的概念,指出旅游引导着一种城镇化的新模式。这一理念,正是高明在德清身上看到的。“德清以县域大景区的全域旅游发展理念,以城带乡、以乡带城,城乡之间的发展较为平衡。”高明区政研室决策咨询科科长杨进说。这一状况,与高明七成人口、过半数经济总量集中于中心城区形成鲜明对比。

  一位政情观察人士分析,在全球经济下行、资源要素进一步集中的背景下,镇域发展很难再走过去专业镇、园镇合一而崛起的老路,镇域的发展必须探索特色之路。

  全域旅游的提出,恰好为高明加速推进新型城镇化提供了“对症药方”。通过全域旅游发挥自身禀赋,打造各具特色、富有活力的特色小镇,是高明镇街发展的必由之路。

  杨和镇就在过去几年探索“城产人景”的融合之路。在做精原有产业的基础上,杨和将皂幕山、美的?鹭湖两个景区融入城镇发展。

  在德清的考察中,高明调研组记住了这样一组数字:民宿产业吸收直接从业人员3500余人,旅游相关行业吸收县内从业人员1万多人,山区农房出租均价达到每年每户3.5万元。在调研组眼中,旅游对农民就业、增收的带动作用,值得高明借鉴。

  身处珠三角,高明却面临与先发区域不同的农村场景:这里的收入主要依靠农业生产,增收乏力;年轻劳动力普遍出门打工,只剩下老人和孩子留守。美丽乡村、新农村建设缺乏动力和支撑。徐东涛表示,发展全域旅游将高明生产生活环境和自然山川田野都变成旅游产品,可以带动农村改貌、民众在家门口创业就业。如民宿将引入社会资本进乡村,将成为高明农村发展的新契机。

  一场思维转换的突围战

  国家旅游局对全域旅游概念的阐述,强调对产业、生态、服务、管理等经济社会资源的整合、融合、共建,点明全域旅游是“以旅游业带动和促进经济社会协调发展的一种新的区域协调发展理念和模式”。

  一语以蔽之,全域旅游不是“一家”的事。

  “全域旅游的发展模式,实际上本质核心是政府主导。”广州智景旅游规划有限公司总经理徐才雄说,全域旅游要求从景点旅游模式跳出,这并不是旅游部门一家的事情,在政府主导框架下要举全区之力,形成上下一盘棋思想。

  美国和澳大利亚的海边公路,设有专门的观景台方便游客拍照;美国波士顿“自由之路”,通过红砖、步行道将16个历史文化节点串联。将旅游产品融入区域的规划、建设,让普通的路、桥等基础设施具备观赏体验功能,已经成为时尚的手法。在执行上,需要规划、交通、建设等部门具备这样的意识。

  旅游界的一句行话是:旅游是天生的组织者。高明发展全域旅游,首先要探索建立一个领导机制,以全域旅游理念深入执行层,从单一部门主抓转向多部门协调。在国内,浙江、宁夏等全域旅游的先行地已将旅游局更名为旅游委,从一个主管机构变身成一个综合协调、资源统筹、产业促进、服务监管的综合机构。在“青岛大虾”事件后,旅游管理模式成为关注点,海南等地已进行旅游警察的体制机制新探索。

  与政府机构改革的复杂相比,让全域旅游成为社会共识是一道既难也易的题。

  说其难,是高明目前经济社会发展阶段决定的,企业、民众的市场意识相对“慢一拍”。以高明看重的民宿为例。盈香生态园拥有吃、玩元素,独缺住的环节。生态园总经理助理罗就好说,此前公司曾与附近的冼村村民协商,合作开发民宿,但村民对民宿接受意识不强,最终搁浅。“村民利益各不相同,经营思维也跟不上,这需要政府指引、宣传、看清前景。”横坑村村长麦燕辉说。

  “发展民宿高明有很好的条件,但起步之时,政府需通过资金,引入市场力量,起到引导作用。换句话说,民宿旅游需要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徐才雄表示。此外政府需导入标准,从行业管理角度、卫生安全、接待等方面进行规范引导。

  说其易,市场的嗅觉是最灵敏的,只要能看清前景,就不缺投资者。高明龙头企业溢达纺织,其母公司2013年在广西桂林市投资20亿元建设九美桥时尚园,该项目建设一个与桂林山水相得益彰的行业内标杆式的工业旅游项目。在高明,翠鹭湾畔的上湾村、皂幕山下的蔬菜专业村丽堂村,都已有意或开始洽谈发展民宿。

  高明发展全域旅游的热议背后还需一场冷思考。高明固然保有优越的大地园林化景观,但多年以来山区种植速生桉众多也是不争的事实。高明已意识到这一害处,叫停种植桉树。但以破坏生态换取经济效益的现象还需较长时间、更大力度才能挽回。同时,人文底蕴是民宿经济乃至全域旅游创建的重要元素,高明在人文历史方面的品牌影响力还局限于小区域,这一资源还需深挖推广。“潜心做好山水文章、讲好故事,才能学到真经,接上市场。”徐才雄说。

  对话高明区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管雪

  全域旅游是

  高明发展的必然选择

  9月底,高明区召开第十二次党代会,全域旅游作为未来发展的重点之一正式提上日程。全域旅游为何提到如此重要的位置?高明将如何发展全域旅游?为此,记者专门对话高明区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统战部部长管雪。

  记者:我们留意到,全域旅游在高明党代会报告的产业、城乡建设、社会发展等多个章节均占据了重要位置,这是前所未有的,高明为何如此看重全域旅游?

  管雪:高明将大力发展全域旅游,可以从内外两个层面来理解。从外部看,旅游的内涵和模式已经发生了深刻的变化,如今,很多百姓出游主要不是为了看景点,而是休闲度假,去呼吸新鲜空气、感受自然生活、舒缓都市生活的压力,更加注重旅游的整体环境和体验感。

  从珠三角核心区域看,我认为旅游市场有两个“饥渴”,一是迫切需要更多的适应生态休闲度假消费特点的产品,但目前并不多;二是市民有沉浸自然、体验乡村的迫切渴望。高明就是从市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角度切入,回应旅游市场这一旺盛需求。

  从高明自身看,在珠三角核心区内,高明具有大地园林化的景观特质,是不可多得的珍贵资源,具有不可替代性。同时,全域旅游也是高明推进新型城镇化、城乡一体化的突破口和重要抓手,如通过全域旅游和美丽乡村建设,大面积高效地改善高明城镇、乡村面貌。因此,这也是高明的必然选择。

  记者:近段时间,高明在围绕民宿进行学习、调研、谋划,民宿在全域旅游中将扮演什么角色?

  管雪:高明做全域旅游要首先做三件事,一是尽快拿出全域旅游的规划,有序推进;二是探索建立一个层级较高的统筹机制,加大统筹力度,进行多部门联合作战、攻关,久久为功。三是以民宿作为突破口,我们正在对全区富有潜力的民宿资源进行摸底,计划精选若干的点和区域,同时尽快出台相关标准、管理办法,使之具有较高水准,并制定必要的扶持政策,调动社会参与的积极性。我们也正在筹划做一个大型的民宿招商活动,向社会广泛推介。在我看来,民宿不是普通的乡村客栈,也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宾馆酒店,搞民宿不是为了解决多少住宿问题。它就像一副中药中名贵的“药引”,有了它,这副中药的效力就大、品味就高很多。所以说民宿是个引爆点,能催生或带动很多东西。

  高明适合做民宿的点或区域很多,选址上,可以利用旧民居,也可以新建,只要有山水资源和乡村生活融入,搞得有特色、有品位,再加上卫生、安全、舒适,其对都市人的吸引力是必然的。模式上,首先以民间资本为主,也可以探讨公有资产作为引子进入甚至合作。总之,明年,我们在推出民宿这一新业态上,有信心实现零突破。

  (文/佛山日报记者路帅)

  他山之石

  发展全域旅游,他们这样做

  民宿经济:近年来,凭借良好的生态环境和美丽城乡优势,桐庐大力推进全域旅游产业的融合创新,把“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建立一批以民宿为代表的乡村旅游新业态。通过产业生态化、生态产业化,逐步建立起与美丽生态、美丽城乡相适应的现代产业体系,以最美县城、美丽乡村、养生福地为载体,培育出农村经济的新业态大力发展“美丽经济”,把青山绿水、美丽乡城这一沉睡资源转化为实实在在的发展资本,最终造福一方水土。

  旅游管理体制:浙江天台县在发展全域旅游上“举县兴旅”,建立由县委书记等四套班子主要领导组成的旅游工作联席会议,将县旅游局改为县旅游委,县长兼任旅游委党委书记、专职常委任主任,统筹涉及旅游的公安、交警、行政执法等工作。

  城景合一:海南海口提出“城中有景,景中有城”的全域景区理念,打造“三园合一”城市景观,大力推动特色街区点修缮与建设,同时完善旅游基础设施,推动城市旅游化改造,将城市公共设施与旅游功能融合,打造旅游休憩空间,再者将城市成长历史、城市街巷肌理、居民生活方式等要素与景区发展统筹考虑,让海口处处都充满旅游元素。

  (文/佛山日报记者何惠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