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明两位老师到泰国支教:遇见百年老校,传习中华文化、慰抚乡思乡愁

  2018年7月,经过区教育、侨务等部门挑选推荐,我区沧江中学谢俊荣老师、德信实验学校袁洁老师通过省级部门审查培训,作为我省向海外华校派遣教师之一,奔赴泰国曼谷的广肇学校,给当地的学生教授中文。 

  10月份,正值泰国学校放假,两位老师趁机回了一趟国内,与家人亲友相聚。11月就开学了,他们又坐上飞赴泰国的航班,继续余下的支教之行。 

  两位老师在泰国支教交流 

  有怎样教学经历? 

  又有怎样的观察体会? 

  我们跟着来了解一下~ 

  

  与百年老校相遇,渊源系高 

  广肇学校是泰国广肇会馆辖下一所教授华文的全日制民校,由热心华文教育事业的广肇乡贤于1911年创办,至今已有百年历史。学校与高明大有渊源,创校的校董祖籍高明,董事会成员也有不少人祖籍高明。可以说,这是高明人在他乡参与创建的一所学校,承载着曼谷的高明籍海外华人的寄托。 

  学校座落在美丽的湄南河畔,毗邻曼谷地标的帝国大厦。校园虽不大,但绿树环绕,繁花似锦,游泳池、足球场、篮球场及室内多功能体育馆等硬件设施一应俱全,都是一百多年来旅居泰国的广肇乡亲多年心血之累积与贡献,捐赠与付出,使广肇学校青春永驻。 

  目前学校现有学生700多人,规模不算大,分为泰文部和国际部,泰文部只有幼儿园和小学六个年级,国际部则从幼儿园至高中学段。泰文部(P)要以泰语做为教学用语,国际部(G)主要以英语作为教学用语,两者使用不同的教学楼。 

  

  教学任务重,“压力山大

  由于两个部都要上中文课,学校中文教师比较紧缺,因而两位教师的教学任务都特别繁重。 

  袁洁老师所在的中文部隶属于国际部管理,但在泰文部担任中文教学工作,还要还兼任中华文化兴趣课和周末中文补习课,一周共计21课时,每个课时1小时,连续上课两个小时后,中间下课休息十分钟,再接着上课至吃午饭。没有午睡时间,下午继续进行教学活动。

  谢俊荣老师则负责泰文部P4—P6年级L3班,以及国际部G4—G11年级L2B班和L3A班;还带1个汉语水平考试的高级班,1个广东话班,2个中华文化活动班,还有周六成人汉语班的课程。一周共计20课时,每课时1小时。

  因为班级不同,学生中文水平不同,学校采取走班上课的模式,袁老师和谢老师往往每天都需要备几个不同的教案,改不同的作业。有的学生需要参加汉语水平考试,这关系到他们能否到中国留学。所以这里的教学压力不小,工作量也比国内多,而且程度还要复杂,并非很多人想象中的轻松、简单。

   

  

  袁洁:攻破难点教汉语 

  尽管在国内已经任教10多年,可以说是游刃有余了。但是到了泰国,两位老师运用得炉火纯青的教学方式和教学方法出现明显的水土不服,教学中总会出现各类意想不到的问题。 

  为尽快顺利开展教学工作,袁老师一边不断适应新环境,一边努力学习泰文;一边想方设法了解三类教材的编写思路,一边积极认真准备每一个课时的教学策略;一边细心思量教学中的得与失,一边还要为学生做好各种教学示范。 

  她认为中文教学最基础的当属拼音教学和笔画教学,而这恰恰是中文教学的重点和难点。尽管汉语没有泰语那么多元音辅音和声调,但因为不像英语那样在泰国普及,很多学生甚至到了高年级也不会拼读。 

  笔画教学就更是一大难题。泰文书写习惯是从下往上、从右往左的,恰恰与中文书写相反,很多学生在书写时常常不能正确掌握方向,更不遑把汉字写漂亮。袁老师说,找出这些教学中的难点,也就给自己增强了工作的信心与今后努力的方向。 

  

  谢俊荣:全心投入,赢得认同 

  谢俊荣老师在国内任教的沧江中学教学理念和教学技术十分先进。但在泰国,面对学校教学设备落后短缺,学生对中文学科的不甚重视,他放弃了国内的教学模式,主动适应起新的教学环境。 

  他经常去请教泰国老师、听他们的课,回来重新思考自己的备课和课堂环节,反复修改后再上课。花了一个月,终于感觉自己有所进步。在这过程中,泰国老师也友好地给两位老师予援助,并为他们的敬业精神感动。 

  这位泰国老师私下曾和谢老师说:“你也不用太认真了吧? 上完课就好了。”虽然这是对方好意,不想自己太累,然而谢老师认为,虽然他去支教只是一名过客,但不想让人觉得中国人是得过且过的。所以尽管累,他一直坚持尽力而为,问心无愧。 

  期间还发生了一件趣事。G7—8班级的学生处于青春期,比较反叛。学生不怎么认真听课,作业也很拖拉。大概是教了他们一个星期后,一天课堂上,一位丹麦的男生突然举手提了一个问题: 

  老师,你能explain(讲清楚)“中国队大胜日本队”和“中国队大败日本队”的difference(区别)吗?Too hard to understand(这太难明白了)!   

 

  这个学生显然是有心挑衅,在课堂上搅和,想为难老师给个“下马威”。对此,谢老师镇定应付,马上板书这两个句子,花费差不多十分钟时间去分析句子成分和解释使动用法,引用大量古文,明确“大败”是“使之大败”的意思,终于把学生折服。同学们都听得出奇认真,还自觉做了笔记。这堂课后,他们对老师认同了,课堂上再无捣乱现象。 

  

  学校活动多样,师生真情相与 

  在广肇学校,除正常的教学工作外,两位老师也积极参与到多姿多彩的课外活动来。学校每周一和周五都要进行升国旗仪式,由鼓乐队进行现场演奏,全体师生唱国歌。而周二至周四的早上回校也要唱国歌并进行礼佛的祷告。此外,科学日、东盟纪念日、外出郊游和学校运动会等丰富多彩的活动更是不胜枚举。 

  有关中华文化的体育活动中,踢毽子,花式跳绳是泰国学生的最爱。谢俊荣亲自示范跳绳,半分钟跳了一百多下,瞬间成为学生的“偶像”。春节晚会需要个武术的节目,得知谢老师来自佛山,学生就一个劲称他“黄飞鸿”,并要他带队表演。甚无基础的谢老师不得不向国内一位练武的学生家长请教洪拳。经过一个月的视频学习,已经练得有点模样了。 

  此外,学校也有很多手工类制作场合。中国老师各类小玩意都会弄一些,虽不精巧,对于泰国的孩子来说却特别新奇。校运会上经过一个多月的精心制作,各种精巧的道具纷纷亮相,让班级师生都充满自豪。 

  泰国有项中华会馆举办的“泰华青少年演讲比赛”。学校安排中文部培训学生参加比赛。袁洁和谢俊荣都非常用心辅导,联系国内的学生作示范,训练了两个月。最终,其中两名同学在二百多名选手中脱颖而出进入决赛,获得优异成绩。两位老师也荣获优秀辅导老师的表彰

  

  赴泰支教:倍见乡情,牢记使命 

  不远千山万水,出国打拼的许多泰籍华人们心中念念不忘的是祖国,心心挂念的是故乡。听中文歌,学唱中文歌,让后辈学中文,似乎成了他们对故乡思念的一种寄托。 

  在谢老师周六成人汉语班上,有五个学生,都是七十多岁的老人。他们是广肇校友,是在泰国出生的一代或二代华人。他们的生意也很成功,住在曼谷的周边,最远的离学校有80多公里。人老了,身体都不怎么好,然而每次上课他们自己开车或让司机送来。 

  其实他们中文都很不错,根本不需要再去学。补课对于他们来说,更重要的是找个机会和老朋友聚一聚,和国内的人聊一聊天。 

  谢老师说,老人们特别喜欢他谈论一些比较古老的风俗习惯,喜欢听一些关于家乡的故事,一遍又一遍,从不厌倦。有一次老师转给他们看了一篇人民日报关于云勇林场的文章,竟然有人失声痛哭。也许当他们耳边响起这耳熟能详的事,他们想起了祖辈和父辈拼搏,勾起了浓浓乡愁。 

  

  远赴泰国支教,在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中工作和生活,给袁洁老师和谢俊荣老师带来很多的困难和考验,同时也为他们创造了锻炼自我展现风采的绝佳平台。 

  几个月来,他们逐步克服了刚来学校的各种不适应。如今,都能够顺利进行课堂教学,并且与泰国、菲律宾、俄罗斯、澳大利亚等来自世界各国的教师们一起愉快合作,和谐相处。 

  

  两位老师深知,身在异国,代表的就是中国的形象,中国的态度。袁洁老师表示,赴泰进行华文支教,让她深深感到自己的责任与担当。她说: 

  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就是最好的爱国。任重道远,但我依然会努力向前! 

  

 

  谢俊荣老师表示,家庭、责任、乡愁在他的心中有了新的定义。而国内学校、各部门的支持和照顾使他无后顾之忧。他大声告诉我们: 

  放心,不负重托! 

  

 

  又起行了 

  杨柳依依,雨雪霏霏 

  祝两位老师在泰国支教 

  

  一切顺顺利利! 

  期待你们的归来~ 

  

  

  

  

  

  

  

  

  

  

  

  

  

  

  

  

  

  

  

  

  

  

  

  

  

  

  

  

  

  

  

  

  

 

- -